皇闲

是散场的剧目
是蒸发的泪水
是腐朽的墓碑

好想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我的文风的啊
或者说
我有文风吗
上次测出来我是相声型写手
陷入迷茫

太绝望了吧
我更新一下就掉粉
你们还爱我吗
嘤嘤哭泣
不能因为我捅刀不咳咳撒糖就这样啊
好想快点到500粉啊
原地旋转式打滚

恋与兄妹骨科白起篇头七

 恋与兄妹骨科白起篇头七

没错

又是一篇大甜文

又是头七系列

血浓于水真骨科

人鬼情未了

妹妹酱的头七啦

同系列戳这里

许墨篇

李泽言篇

中秋佳节

你我共度

千里婵娟

人鬼同源

献上我的爱

Ps听着人间十年写哒,卖个安利

提前的中秋祝福啦

 

 

    任务结束后,白起回了家,大概是太久没人收拾过了,木质的家具积了一层薄灰,日光熹微,透过柔软的田园风窗帘照出一室飞扬的灰烬,如同金屑。

    白起停在玄关不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的鼻子发酸,却哭不出来,木了一会之后他也打不起精神打扫,索性整个人陷进了一旁的单人沙发里。他身高腿长,支棱在方寸之间也就显得滑稽荒唐而分外格格不入,这确实不是他该坐的位置,骨节分明的手指被他掩在面上,可是稠密地日光依旧顺着指缝滑入眼中,刺得生疼,他讷讷不语,放下手后,一眼望去,寂静化作无形的饿兽摇曳着长尾,留下一圈圈湿迹,将他层层包围。

墙上的自鸣钟恪尽职守,在四时三刻准时的敲响,是该做饭了,白起恍然想着,他挽起袖口,抖落围裙上的积灰,系好熟练的蝴蝶结,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只有寒气扑面而来,冻得人眉目发麻。

该去买菜了,仿佛订好的日程表发挥着作用,以固有的程序支配着他的身体,白起解下围裙,走出了房间,这样,屋里就一个人也没有了,窗帘随着风飘扬落下,而日光渐渐微茫。

当白起提着两手蔬菜水果鱼肉回来时,天色已暗,楼道里的自动感应灯随着规律的脚步声一盏接一盏点亮,他来路是光明,他过处是黑暗。

门被打开,灯被点亮,黑暗中崎岖的阴影也变成普普通通的桌椅,白起没有在意,他拎着袋子走向半开放式的厨房,所有食材被放在水龙头旁的案上,而水龙头下的水池有一滩湿润的水迹。

有人来过这里,白起的视线借着金属的反光草草环视了一圈室内,有太多不对劲了。书本被翻动过,精致的叶脉书签夹在中间,一扇门半开半合,轮椅压过的辙痕留意起来就不能忽视。室内的风被操纵着旋转流过每一个角落,所有细微处都被一一扫过,没有人,白起合上了眼,他的眼睫微微颤动着,脑中冒出种种光怪陆离的猜想,今天是那个日子,会不会。。。他没敢继续想下去,却又忍不住走向那扇半开的门。

门带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大概就是开门前那惴惴的等待时光了,门后会有什么?他不知道,因此可以随意幻想,脑中勾勒出的秀美轮廓栩栩如生,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白起低着头,屋里静悄悄地,风悄声细语地告诉他什么都没有,都是可笑的幻想,是妄想的奢求,是奢望的难堪。如此沉默了许久,白起没敢看一看这熟悉的房间,他想转身关门。

一只滑腻冰凉的手覆在他的手上,哥哥的手还是那么暖,女孩子的声音空灵如松下溪流,又泠泠如雨打芭蕉,沿着所有皮肉中的神经冲动传入脑中,白起怀疑自己成了一具即将腐朽的木雕,在烈火的酷热和寒冰的严凉中粉碎,他没法说话,所有的话语被卡在迟钝的声带里,以无声的振动掩藏翻涌涨溢的情绪。

不看看我吗,似乎是一声幽茫的叹息,寒意渐渐从他的手背抽离。

别走,从齿缝间蹦出的话语,被紧紧握住的却只有一团迷茫的气旋,没有了,幻影如同一场脑中神经颠倒错落的狂欢,电冲动释放的神经递质带来迷醉的幻觉,白起的瞳孔收缩,他忍不住低低的笑了,是我想多了。

指尖停留在眼角,他终于抬眼去看,屋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柔和的壁灯下一切都栩栩如新,只是少了最重要的,于是温馨的画面被戳破成心头发脓的伤口,随着心脏跳动的每一秒,爱欲悲痛的毒汁就沿着淋巴流遍全身。

白起沉默着合上门,一声轻笑又传入他耳中,仿佛耳边的呓语,哥哥,那声音一声声唤着他,这不该是他的幻觉,他环顾四周,看见白色的裙摆如同鸽子的羽翼从墙角划过。

杳杳,他呢喃着,眼中含着自己都不知道的光。

你其实就在白起身边,只要你想他马上就能看见你,只要你想。轮椅的车轮发出轻微的响声转向阳台,你嘴角蓄着一丝笑意,静静等待。

哥哥,你转过头冲着他微笑。

白起看着妹妹,皎洁的月光下你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散发着莹莹微光,乌黑的长发,如画的眉眼,身形纤弱的你坐在轮椅上,一切都和你活着的时候一样,这不会是梦。他忍不住冲向你,灼热的泪滴穿过你空洞的心脏凝结成破碎的冰晶。

你捧起兄长的脸,专注地凝望着他,从他秀逸的眉梢到英气的眼角,高挺的鼻梁到紧抿的嘴唇,温柔的缠绵的笑容从你的眼角眉梢流泻,你是如此地爱着他,爱他的痛苦,爱他的绝望,爱他的迷茫,爱他。。。

杳杳,白起闭着眼吻你冰冷的指尖,你大半个身体都被他环在怀里,他的怀抱温暖,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是一颗太阳放在他心里吗?你有些出神。

白起现在面对你的时候简直敏感的可怕,他马上察觉到了你的走神,杳杳,他低低地唤你,含在唇齿的名字万般郑重爱惜。

我在,哥哥。你应道,你没看他,而是望着那轮高悬的明月。

白起其实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他想见你又恐惧见到你,不是因为你亡灵的身份而是出于身为兄长的愧疚,毕竟是他亲手逮捕了你,也杀死了你。时间陷入一片沉默之中,他惶恐这想要打破这一切,杳杳,你想做什么吗?

你又笑了,白起想这次见面你总是在笑,你肯定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有多美,是每一个少年心中的梦,是洁白的百合,是纯洁的雪花,是娇美的芙蓉,是他从懵懂到如今所有的爱慕,那些在生者时被他藏着掖着不敢暴露分毫的感情现在坦坦荡荡地全铺在你面前,是的,他爱着你,爱着他的妹妹,爱着一个罪犯,爱着他亲手杀死的你。

我想回来看看哥哥,你倚在他的肩上,平淡地说着,这个世上我只会想你。

白起的心不合时宜地跳动嗓子眼里,他的耳尖染上一抹赤红,长而密的睫毛飞快地颤动着,咳,我也很想你,杳杳。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直到微不可闻。

哥哥,你怎么还是这么容易害羞,你的眼里有着促狭的笑意,于是冰雪化作的美人也有了烟火气,神女飞下云端,把自己送入他怀里,他不再去想那些随着死亡画上句号的罪恶,法律已经给与了惩罚,现在的白起仅仅想作为哥哥,或者作为爱慕着来看待白杳。

所以我才喜欢逗你啊,你随心地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说实话,连你自己也没想到你还有你鬼魂之身见到白起的一天,你本来以为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我死后又哪管洪水滔天呢?所以你千般算计让你爱着的哥哥杀死了你,打算以此作为自己的结局,他肯定会伤心难过的,你当时想,当你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所有为你产生的情感都让你兴奋得战栗,你把头埋进他怀里,控制不住地喘息着,爱着,爱着哥哥啊、

白起理所当然的抱紧了你,他的大脑被泡在中秋的桂花酒里,已然微醺,他一直正直克制,哪怕少年时被人当做校霸不良少年依旧如同太阳一般耀眼,而唯一的太阳黑子就是他对你的爱,违背了道德伦理的畸恋,少年的感情是那么炽烈,更不用说从小到大的亲情为燃料得以熊熊燃烧至今的爱,也是被硬生生压抑至今的。

月上中天,长空之下,你和白起依偎在轮椅上,哥哥,你抬头看他,你会一直爱着我吗?你的眼里写满希冀。

白起没有立刻回答你,他的五指插入你的黑发中,火热的唇瓣和你冰凉的唇相碰融合,唇齿交缠间,他的声音温柔而平静,只要我记得你,我就会爱着你。白起默默在心中补充,他会永远记得你。

这是个发生与结束一样自然的吻,白起抚着你的发丝,触手幽凉,杳杳,你的名字被他叫出来就是那么好听。

嗯,怎么了?你应道。

你,他好似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你还会回来吗?他甚至不敢看你。

你爱怜地看着哥哥,哥哥,你知道的,我死啦,你漫不经心的笑着,被推开的白起跟着你推动轮椅的身影。

你知道什么是死了吗?首先是我的肉体死了,烧成灰了,撒进海里,混进泥巴里,被鱼吃进肚子里,你停顿了一下,看他骤然苍白的面孔,不用在意,哥哥,我已经死了,你强调着。柔软冰冷的指腹滑过他的心口。

然后是记忆里的消亡,不,或者说你忘掉我以后吧,你依旧带着笑意,曼声说道。

我不会,白起看着你,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忘记你,我会一直记得你,一直爱着你。

你没再看他,那颗虚无的心因为兄长的爱语躁动着,渴求着。是吗?你的声音是一阵冷冷的风吹进白起的心里。

我也很想说爱啊,哥哥,你操纵着轮椅向前,月光浇筑出透明的光桥,可是光明,希望,爱,这种种美好,都只归属于生者,而死去的人终归会一无所有。

白起看着你白色的背影沿着月光向上,看着你的发丝在风中静静披散在背上,看着你望着他的目光,所有风都和他一起诉说着,重复着,呢喃着爱语,他永远爱你,爱刚出生像个小团子的你,爱12岁时在树下向他微笑的你,爱16岁时病床上苍白的你,爱20岁时决绝的你,他永远爱你。

你爱着白起,爱着你的兄长

你是如此地爱着他,爱他的痛苦,爱他的绝望,爱他的迷茫,爱他像是太阳一样充满光明的心。

但你死了,死者又如何去谈爱呢

兄妹骨科之陌路

无从争辩,无可争辩,无以争辩
没人想要低头
没人愿意低头
没人能够低头
以至于走向陌路

外表柔软温和内在极其敏感偏执的妹妹宫曰
嘻嘻哈哈乐观神经粗大哥哥宫说

兄妹骨科之遗愿清单

郁离马上就要死了
医生递给了她一张遗愿清单
郁离写了一行字就闭上了眼

郁开篡改了那张遗愿清单

悬疑向小甜饼?
反正马上就要死了头很铁结果突然失忆了妹妹郁离
好像开朗乐观百分百完美好哥哥郁开

兄妹骨科之蛊

楼未明的一生正如一场荒诞的悲剧
以为的一切都建立在扭曲的谎言之上
她所爱是假,恨是错付
所有人遮住她的眼睛,包括她自己
多荒唐啊

楼未青爱楼未明
爱到骨子里
爱因蛊生
因蛊烈
所有人都认为他的爱是一场蛊惑
包括他自己

单方面爱情哥哥楼未青
重生妹妹楼未明

恋与兄妹骨科小剧场之如果他们喝醉了

血浓于水真骨科

男神绝对ooc

反正喝了假酒

上头了

狂撒狗血系列

超级甜

哈哈哈哈
快快快评论
让我知道甜不甜!!!

 

 

 

周棋洛篇

这是午夜十二点三刻,夜色已深,你半梦半醒地躺在床上,被些微酒精熏得微醉的脑子勉强留下些许清明,又觉得极晕,合着的眼皮压下一线长睫的阴影,你忽的听见轻轻的敲门声,一下两下三下,脑子迟缓地分析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是哥哥在敲门,你便强撑着掀开被子踏上拖鞋去开门。

哥,你的声音有些含糊,夹杂着醉意,又轻又软,你怎么来了?

周棋洛没说话,他脸上含着笑,歪着身子倚在墙上,只是看着你。

哥,你走了两步,摸了摸他带着薄汗的额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走廊的声控灯姗姗来迟地循着你的声音亮了起来,你只看见哥哥微弯的眉眼,他的金发熠熠生辉,蓝色的眼瞳如同璀璨的克什米尔宝石,合着骤然亮起的灯光,迷了你的眼睛。

你条件反射地眯起了眼睛,生理性的泪水挂在长睫上,周棋洛盯着你的眼角,因为背着光,他也就没受什么影响,便能清清楚楚地看清你眼角眉梢每一分情态,他望着在你眼中晃荡的柔波,心里软绵绵的,于是连手脚也变得软绵绵了,索性倒在了你身上,像只可爱的金毛般蹭着你白皙光滑的脖颈。

他的发丝蹭的你发痒,你总算能确定他喝醉了。

你一边伸手抱住哥哥,一边往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体,你叹了口气,哥哥,别蹭了,很痒的。

周棋洛便乖乖地不动了,但他心里发麻总想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渐渐地在眼里憋出一汪泪来,湿漉漉的化在你的颈子里。

你忙问,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带你回房间,话音未落就想扶着他到屋里去。

周棋洛死死搂住你,他抬头,水润润的蓝眼睛里只有你微显慌乱的身影,青年的声音柔软而清朗,好喜欢你。

他只看着你,又说,最喜欢你。

他亲走了你眼睫上的那一点泪滴,只喜欢你。

你也笑,我也最喜欢哥哥,说着亲了亲他的额头。

周棋洛鼓起两腮,又把头埋进了你的颈侧,他不开心,而你全无所觉。

 

 

许墨篇

周五放学本来该早些的,但到了高三老师还是拖到天色昏暗才放你们回家,夏末的蝉鸣声阵阵,大概是忧心快要死去了,反而叫得一声比一声大,想要留些存在感一样。

你一面胡思乱想一面掏出钥匙拧开房门,又想着哥哥说过周五不回来了,关上门以后便索性脱了衣服,只留下一套运动背心短裤,你刚想去那空调遥控器,便听见哥哥柔和而微带沙哑的声音,他低低得唤你的名字,霰霰,过来。

你一时间呆住了,又马上反应过来想去找衣服,可屋里又没点灯,你刚刚脱完衣服就随便乱扔,现在又慌又忙那里是一时半会找得到的。

许墨等了一会,他静悄悄地坐在沙发上,你却无法忽略他,更何况他现在站起来向你走过来了。他的身体晃了晃,伸手扶额,又叫了一声你的名字,霰霰,继而竟然莫名笑了起来,你害怕什么?他的尾音微微上扬,像片绒绒的鹅毛飘到你耳里挠了挠。

你默不作声只想着先装个死不被发现再说。

许墨简直像是装了追踪器般紧紧跟着你,他时不时叫一两次你的名字,也不等你回应,便自己笑了,这样重复了几次,你就感觉到他的不对劲了,你顾不上尴尬,停下脚步,打量着他。

哥,你、、、、你的话说到一半就被许墨打断了,我喝醉了,他语带笑意,轻声说道。

喝醉了,你重复了一遍,还是难以置信。

是啊,我喝醉了,不知何时许墨已经走到了你的身边,他的手指穿进你的指缝,交叉而握,霰霰要照顾我,他仿佛开心极了,语气又软和又有点小得意,他的另一只手搂住你裸露的腰肢,你心里一紧,却没想到他没什么反应,只是维持这这个动作而已。

你松了一口气,我当然会照顾哥哥啦,你应道。你搀着他走,走廊里的壁灯光线微弱,你只能看见哥哥白皙的脸上染着一抹薄红,他仿佛感觉到你在看他,眉眼弯弯地扭头看你,霰霰,他又叫你的名字,一边说着一边撩了撩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怎么了?他问。

你涨红了脸,没什么,你小声的把所有话吞进了肚子里。

 

白起篇

白起打开房门,门开了他就顺着那股力倒在了门前的玄关,今天完成了任务,大家都开心,也就敢灌他酒了,他模模糊糊的觉得自己醉了,又觉得没有,少见地懒懒得不想动弹,他合着眼,半晌闻到一股清冽的冷香浮在鼻尖。

他听见轮椅滚动的声音,哥,现在又有了一道既清既甜的声音被他的耳朵吃了下去,他是醉了,可身体每一寸肌肤反而敏感的过分,于是连那柔软的裙摆扫过小臂的感觉也让人战栗,他不想睁眼,也可能是不敢睁眼。

哥,别在门口睡,会着凉的,你想伸手拉一把他,弯下腰才发现你做不到,你的背僵着,半晌才仿佛叹息着说,我拉不了你。

白起本来还被你垂落的发丝拢着,清浅的香气随着他的呼吸被吸入腹腔之中,让他如同身处梦境般不知今夕何夕,但那声叹息如同雷击般凿穿了他的脑子,他立时睁开眼,握住你的手不放。

玄关处的光线柔和照的他的眼睛带着一层迷茫的水雾,你看着他,也只是看着他笑罢了。

杳杳,白起的头虚虚地靠在了你的大腿上,见你没什么反应,他就放心地靠着又去看你,就这样你盯我我盯你不久,你失笑,和喝醉了的白起有什么好计较的呢,但他的眼睛看的你心里惴惴,你的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哥,回去吧,别着凉了。

白起感觉到你微凉的手覆在他薄薄的眼皮上,他的心跳的飞快,忍不住叫你的名字,杳杳。

嗯,我在。

他重复着,借着醉意干平时不敢做的事。

你很耐心地应着他每一句话,直到他不再说话为止,回去吗?

白起点头,他好像说完了所有的话,以至于现在只剩下沉默,他握住轮椅的把手。

你喝醉了吗,哥?他听见你这样问他,漫不经心地声音,但还是好听。

我没醉,白起回道。

你笑了,嗯,哥哥没醉。

你没有看见白起的脸,他说的是实话,如果每天都醉了,那醉了也就还是清醒了,杳杳,他弯了弯嘴角心想,但当他看着你纤细的蝴蝶骨和黑发间雪白的脖颈,忍不住觉得脸又开始发胀,好像也是醉了。

 

 

 

李泽言篇

你睡醒的时候就看见李泽言坐在你的床前,他的西装笔挺,黑色外套灰色衬衫打着温莎结的领带,面色平静,默不作声地看着你。

起初你只是吓了一跳,嘟囔着哥哥吓人,乱进女孩子房间之类的。

李泽言静静地听你说,他的面色白皙,黑眸沉沉如水,俊美中带着浓浓的距离感。

你感到有点不对劲了,哥哥居然没有反驳你,你从上到下的扫视他,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除了眼尾有点红,嘴唇好像也格外红润。。。。这是怎么了,你暗暗思量。

我来找妹妹,他的话语柔和地不同寻常,找你。

你的眼睛睁大了,赶忙从被窝里出来,凑近他,果然你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在别人身上是酒臭味,但在自家哥哥身上就还是挺好闻的,你眼尾弯弯,甜蜜地笑了起来。

李泽言一直看着你,当然也没有错过你的笑容,那是。。。开在他心上的花,他也笑了,很好看。

是说我吗,趴在他的腿上,仰头问他。

嗯,笑得很好看,我很喜欢,李泽言很平静地答道,他的眼里是融融的笑意。

哥哥,你顿了顿,虽然你是喝醉了吧。

我没醉,李泽言强调,他的眉眼中有股骄矜感,还有少见的少年气刻在脸上。

嗯嗯,你没醉,你知道和喝醉的人没什么好争辩的,但你今天说话我超级喜欢的。

李泽言的嘴角勾了勾,是真心话,你本来就好看。

你简直太开心了,干脆窝到他的怀里,揽着他的脖子问道,那我是不是最好看?

女孩子的眼睛亮晶晶的,漫天的星星都落在这双眼睛里,她的脸颊透着一股粉,像颗粉嘟嘟的桃子,还仰着头看他,这样看她难道不是天下间最可爱好看吗?李泽言想道,他也就这么说了,你最好看,眼睛好看,里面有星星,他带着薄茧的手拂过你的眼角,眼神专注。

只有眼睛好看吗?你凑得更近。

李泽言的笑意更深了,哪里都好看,他的唇印在你柔软的眼皮上,我都喜欢,他的声音极轻,如同呓语。

烧人的绯色从脖子窜上耳垂,你的睫毛眨得飞快,我看你简直不清醒!你瞪他,怎么随便亲。

李泽言把你按进怀里,第一我很清醒,第二我没有随便亲,我只亲你,第三。。。

他没继续说话了,你只闻到他身上的酒味简直像是从肌肤中渗出来的,你的头也晕了,难道你也醉了吗?

 

 

兄妹骨科之魔男集会

反正你永远是枝头娇嫩的花蕊
是叶脉上滚动的露珠
是我永远爱着的妹妹

不老不死永远24岁哥哥酱
重复轮回从来活不到18岁妹妹

全职骨科abo之畸形1

全职骨科abo之畸形

血浓于水真骨科

大哥a随父姓王杰希

二哥o随母姓张佳乐

你b(先天男性器官发育不全)随父姓王希行。小名诺诺

三兄妹都部分保留了地球常识

就很悲催了

男神绝对ooc系列

复健的奇怪文风

 

 

1

哈哈哈,看见了吗,她就是个怪物,不o不b的畸形,真是给学长丢脸。

刺耳的嘲笑就算捂上耳朵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满腔的情绪鼓胀开来,真的很难受,你的眉头蹙起,想要张嘴说些什么,却马上被打断了。

这种怪物怎么不去死,她都不羞耻吗,一点活着的意义都没有的家伙,我们怎么会有这种同学?看一眼都嫌恶心!

那些夸张滑稽的脸闭上眼睛还是能看见,真的好烦啊。你的眼睫轻颤,惨白的脸上带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为什么不是你们去死呢?

片刻之后地上流动着黑色的液体,肢体扭曲的尸体一具挨着一具被排列的整整齐齐。

你左手理了理汗湿的额发,右手被藏在袖子里,轻巧的迈步走开,像现在这么安静就很好。

柔软的笑容嵌在你脸上,你就还是乖巧又可爱的妹妹了。而那些糟糕的情绪都被你抛之脑后,你继续向前,希望前面亮一些吧。

但哪怕越走越远,前方也只有一片无尽的黑暗,而这片黑暗最终会淹没了你单薄的身影。

 

 

门口的信息素验证器闪过一道绿光,太阿合金制的大门滑开,王杰希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花园中心的小圆桌,果不其然看见了妹妹埋着头的样子,他叹了口气,怎么又在外面睡着了。

王杰希快步走向妹妹,他包裹在黑色军裤中的双腿修长笔直,透着点莫名的性感,只可惜这份性感没人看到。

走的越近便能看得越清楚,妹妹今天穿了件嫩黄色的套头毛衣,又没梳头发,王杰希心里转过几个念头,想着要怎么劝你注意身体,但还没想明白该怎么做,就已经把妹妹抱进怀里了,而你只是蹭了蹭他的胸口,便又睡着了。

王杰希干脆把你抱回了房间,再替你脱下家居鞋,盖好被子,做好这一切后,他没走,反而坐在你的床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妹妹闭着眼睛,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墨绿色的枕套上,你的脸色永远显得苍白,唇色也是极其浅淡的粉色,既脆弱又柔软,永远没法让他放心,让人不由生出满腔的保护欲来,也不知是好是坏。

妹妹睡着的样子总是那么乖巧,呼吸又微不可闻,像个精美的人偶而多过于活生生的人,王杰希便总忍不住碰一碰你的脸才能安心。

时间过得很快,屋里渐渐暗下来,床头的自动感应灯的光线柔和而微弱,王杰希这才惊觉已经到夜里了,他担心妹妹醒来会饿,便打算下楼那碗粥上来备着。

大哥,你的声音很轻,但王杰希却听得一清二楚,他又走进床边,替你支好枕头,再扶你靠好。

希行,下次别在花园睡着了。

是大哥抱我回来的吗?你的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虚虚的握住了他的手。

王杰希笑了一下,灯光打在他半张脸上,愈发显得他眼睫浓密鼻梁高挺,是我,希行能答应我吗,他反握住了你的手。

你垂下眼睫,我只是想第一个看见大哥,你抿了抿嘴,声音更轻了,我很想你。

王杰希楞了一下,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沉吟了片刻,那多穿点衣服好吗?你的手太冰了。

你想说穿再多衣服手也不会暖和起来,何况。。。。。。但你还是点了点头,露出乖巧的笑容。

王杰希摸了摸你的头,饿了吗?

有点,你苍白的脸庞爬上了一点绯色,我想吃水煮鱼,可以吗?

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吃吧。

你的要求被拒绝了。

我让小q把粥送上来了,我现在去拿。王杰希说完转身打开了房门,你的脸孔被垂落的发丝挡住,看不清是什么样子。

只是走了一会神的功夫,煮的开了花的虾仁滑蛋粥就被王杰希端到了以你面前,他熟练地捞起一勺送到你嘴边,你刚习惯性的张开嘴吞下,才回过神来,哥,我自己来,你也没吃吧,你先吃一点,不用喂我的,我都这么大了。你有点不好意思。

王杰希没有听你的,他又捞起一勺喂给你,语气柔和自然,太烫了,还是我来吧,我不饿。

你没再反驳他,乖乖地喝着粥,很快一碗粥便去了一半,你拉了拉他的手,示意自己吃不下了,王杰希没再让你吃,他顺手把碗放到床头柜上,目光专注地看着你。

你有些不明所以,我有哪里不对吗?你呐呐的问道。

没什么,他的手指拂过你的唇角,是米粒沾到嘴角了,他晃了晃指尖,两粒煮开了花的米粒黏在他的指尖。

屋内的光线稍显昏暗,只有两个的房间里一旦不说话就安静地有些奇怪,你的左手捏住了右手的大拇指,无意识地掐着自己。

别捏自己,王杰希轻轻掰开你的手指,再交叉着握住,别怕,他把你揽进了怀里。

男a的信息素在这种距离里理应明显极了,但你闻不出来,你只能闻到淡淡的粥香气,兄长的怀抱坚实可靠,你不该怕什么,你又有什么好怕的?是了,你说服了自己。

我不怕,你的声音带着不自知的迷茫,哥,我不怕。

王杰希搂紧你的腰肢,太细了,柔软的一捧,一折就碎。希行不怕,他轻轻拍着你的后背。

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真的不害怕,可你喜欢哥哥这样抱着你,便索性默不作声继续靠在他怀里。

你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脑子里刚想着大哥的信息素真地是像他们说的一样是橘树的味道嘛?门就又开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

我回来啦,诺诺有没有想我啊?他的声音里似乎都带着夏日的阳光,热烈地烧着你的耳朵。

 

 

兄妹骨科之藐菩提

彼时,了尘还是个小和尚
踩过溪间石子,赶着早课
没人知道他会是佛子
更没人知道他会入了魔道
成了魔尊谢尘

彼时,谢异用的还是一把木剑
不敢见血
不敢杀生
娇怯怯的小姑娘一个
没人想到她会剑荡九洲
成为道门第一人

我喜欢上一个人,但我不能喜欢她,他
我爱一个人,她不需要知道我爱她。

外表空灵脱俗一看就是绝世白莲花的杀神妹妹谢异
轻轻淡淡比仙人还像仙人的哥哥谢尘

血浓于水真骨科
全文狗血骚套路
修仙设定
但一切都是为了来一次骨科